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五个快递

2020-12-13 16:41 出处:  人气:   评论( 0

董晓强深一脚浅一脚走在湿滑的路上,胸前抱着五个快递。他的右手边,黑龙江在悄悄流淌。现在,他在北红村——中国最北的乡村。

深秋了,头一天下过一场雨,气温下降很快。董晓强走着走着,却以为身上热起来。迎着寒风,奔忙在路上,成为董晓强事情中的常态。今天上午,他开车两小时,走了一百多公里,把五个快递从漠河县城带到了疆域线上的北红村。现在他要把五个快递尽快送到村民家中。这里纬度高,天黑得早,他得抓紧。

董晓强,今年四十八岁,是漠河菜鸟极北驿站的站长。他和六名快递员一起,天天要送两千多件快递。但漠河的北红村、洛古河村都还没有通快递,一样平常都得村民自己进城做事的时刻,捎带着把全村的快递都取回去。可是,谁进城都有自己的事儿要办,还要赶着天黑前回家去,哪有时间挨个点跑遍,帮着所有村民把快递都取上?于是,董晓强担起这份责任。

第一个快递,收件人是开农家乐的李嫂。快递小小的,不重。北红村这两年一下子冒出好些家客栈、农家乐。原来默默无闻的小村,现在已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,许多游客自驾前来。村里人统计过,全村三百多人,有多半数从事旅游业。董晓强走进一个农家院子,喊了一声“李嫂”,里头有人答应着出来。见是快递,李嫂惊喜地叫了出来:终于到了!

打开包裹,是几盒治高血压的药。李嫂家的游客,从山东济南给寄的。夏天时客人在她家住过,就跟热情的李嫂成了同伙。知道李嫂有高血压的偏差,她就给李嫂寄药来了,连钱都不愿收。

说到药,董晓强记起一件事。今年抗击疫情正重要的时刻,董晓强接到一个生疏的电话,是一位在外地事情的中年男人,给兴安镇的母亲买了治哮喘病的药。可那时快递没人送,自己又回不了家,还忧郁七十多岁的老母亲,把他急坏了。他央求董晓强,能不能协助把药送过去,顺便看看老人家。

兴安镇距漠河两百四十公里,往返就是近五百公里。董晓强找了运管,找了居委会,找了医院,找了公安局,跑了一圈,拿到了通行路条。就这样,一个人,一辆车,一包药,下雪天,极寒地,他愣是开了六个多小时,把药送到了老人手中。

一个快递,快递用度和往返开车的油费比一比,简直可以忽略不计。董晓强说,那时想到这是老人家急需的药,没思量那么多,干就是了。

从李嫂那儿脱离,第二个快递,是寄给北红小学王先生的。王先生的事情,董晓强听说过,一个年轻人,大学毕业来到这个学校当先生。王先生来的时刻是2009年,学校操场照样一片荒草:没水,没电,没网络。王先生挑水、打井,晚上点着蜡烛批作业。北红村三年后才通电。王先生那时年轻,这一晃,很多年了。王先生结了婚,他爱人于先生也来了学校。一个主教语文,一个主教数学。全校两位先生、十一个学生。这些年,王先生获得许多声誉——天下优秀教师、黑龙江省劳动模范、希望工程园丁奖……王先生自己的孩子,今年眼看着也要上学了呢。

,

Allbet Gmaing代理ALLbet6.com

欢迎进入Allbet Gmaing代理(Allbet Game):www.aLLbetgame.us,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。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、Allbe代理、Allbet电脑客户端、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,

董晓强把快递送到王先生手中,又加了王先生的微信。快递打开,是几副羽毛球拍,给学生们用的。平时王先生也不从网上买器械,曾经有同砚给他寄过吃的,等他有空时进县城拿,器械早就坏了。说到底,北红村太偏远了。在北红村这样偏远的地方,快递真是没法快。

即便这样,有的器械,村民照样得从网上买。董晓强对王先生说:“以后只要是学校的、孩子们的包裹,您说一声,我专门送过来。”他心想,今年一定要争取把北红和洛古河两个村的网点开通——这样,大伙儿寄器械买器械,都要利便多了。

第三个快递是北红村王叔的,王叔买了五十只磨机用砂轮片。货不大,但沉甸甸的。北红村处于大兴安岭地区,蘑菇、木耳、菜干、药材,这些山货以前卖不出去。有了游客之后,山货可以销往天下各地,只要手机上发发同伙圈就有人买了。有的游客还会帮着推销。北红村的山货,现在是越来越紧俏了,靠山吃山的人,趁着天气还没有稀奇严寒,就计划多往山里跑一跑。

董晓强给王叔打电话,王叔说他不在家,进山捡蘑菇去了。“家里门也没锁,你推一推就开,把器械放桌上就行。”董晓强也知道,村民们网购的需求很强烈,大到家具、电器,小到卫生纸、手电筒、洗衣粉,村民们也都市在网上下单。有一回他还给北红村民送过沙发呢。只是,从县城到村里这“最后一站”,要是能迅捷流通,村民与外界的联系一定会多得多。

第四个快递,是村里年轻人小冉买的手机壳,从广东番禺寄来的。遗憾的是,拆开以后,发现手机壳开裂,董晓强就地给办了退货手续,下昼带到漠河退回。瞥见眼前的年轻人,董晓强想起自己年轻时刻的样子。董晓强生于内蒙古甘河镇,1988年随着怙恃来到了漠河。他父亲主要卖力给漠河重修绘图纸,母亲从那时刻最先做起生意,一家人自此扎根漠河。从懂事起,董晓强就帮家里干活,退伍后接着做生意,险些跑遍了漠河县的每一个州里。2019年,他接手了驿站,为大伙儿送快递。

然则没多久,他就发现,在漠河,送快递这活儿欠好干。天太冷了。漠河一年有七八个月是冬天,最冷的时刻,零下四五十度。“必须开烧火炉的三轮车,手机必须焐在胸口的兜里才能用,要不然就开不了机。快递员们的手、耳朵,都被冻伤过,天黑得早,路面所有结冰,安全系数也低……”董晓强说。人手不够时,他自己也顶上去,为送快递,他翻过雪墙,钻过森林,不利便开车时也跑过步,一年下来瘦了二十斤。

最后一个快递,收件人是冉大姐。冉大姐的家欠好找,打了三个电话,又找人问路,终于找到冉大姐家。冉大姐说,她身体欠好,最近出门不利便,幸亏董晓强把器械送上门来了。冉大姐买了些生活用品,她说,要是咱们北红村天天都能有快递送到,大伙就开心了。“你能不能想想设施?”她问董晓强。董晓强说,设施他已经在想了,争取早一点把咱北红这条线开起来。

当过兵的董晓强很喜欢一部叫《士兵突击》的电视剧,他最认同剧里的一句台词:“不甩掉,不放弃。”北红村这样一条快递线路,若是根据当下盛行的所谓“大数据”和“算法”来看,开拓的性价比不高——路远,票据又少,跑一趟只有亏钱。然则董晓强的个性“倔”,他冲到小镇客运站,跟卖力人一顿理论,“谈判”的结果是,让班车帮着村民们把快递带过来,所有的用度,董晓强自己掏腰包。

董晓强也明了,对于大城市的人,网上点个外卖,或许半个小时热乎乎的饭菜就送到客户手中了。一早在网上下个单,没准儿下昼快递就送到你眼前了。这就是物流蓬勃的魅力。董晓强感伤,若是让北红村能享受到这样的物流便利,这个小乡村一定会生长得更好。村子生长得越好,快递物流的营业也就会越来越多。“这是一个良性循环!”正是由于董晓强认准了这个理儿,他才倔强地坚持把快递营业做起来。

送完最后一个快递,董晓强终于松了一口气。但他还不能马上休息,由于还要开车两小时,赶在天黑前回到漠河县城去。董晓强发动车子,准备脱离北红村。忙碌了一天,现在的他并不以为劳累,反而满身充满了劲头。他的眼光里明白流露着满满的信心和希望。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佳木斯新闻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Ma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