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被秦观骗去郴州

时间:1个月前   阅读:13

我是被秦观骗去郴州的。

读书不深涉世更浅的青春期,碰上他一句“雾失楼台”,很容易心迷于津渡。渡口恰是个上演离别相聚的所在,水气盈盈,别情依依,元素都堆满了。

郴(chēn),林邑也。托秦观的福才认得这么个字。少年时根本不明白“郴江幸自绕郴山,为谁流下潇湘去”的别扭,翻遍了地图也想不明白。只猜这地方必须很美,暗暗把地名列入“总有一天要去”的清单里。等人近中年一脚踏进郴州地界,再回头才看懂那份儿别扭背后的悲伤——郴江你好端端地绕着郴山,如何要背井离乡流去潇湘?诗人自问秦观你好端端一个书生,如何就搅和进朋党倾轧,一谪再谪?离乱滋味和半生转徙,阴雨似的天空。

郴山大致位置在如今郴州市苏仙岭,郴江沿着山脚西面绕下一路向南,山水相逢景色好,人称“湘南福地”。苏仙岭在郴州高铁站东面不远,山不高,颇有些灵秀气,加上神仙故事诗家轶事的点缀,成为郴州人的城心花园。溜达到苏仙岭脚下正是个周末大晴天,熙熙攘攘的游山客,挤挤插插的学生团队,半分“可堪孤馆闭春寒”的悲凉都没了,倒是适合登顶苏仙台,俯瞰郴州的模样。

苏仙岭镇山之宝在半山白鹿洞石壁上,集淮海词、东坡跋、元章笔(米芾)于一处的“三绝碑”。

苏仙岭镇山之宝 "三绝碑”

想来为一阕《踏莎行》倾倒不已,被忽悠来郴州的无论哪朝哪代都大有人在,吾道不孤。苏仙岭三绝碑历代有争议不绝,苏东坡的一语叹惋算不算题跋,碑文究竟是不是米芾亲笔,碑刻中“杜鹃声里残阳树”到底是秦观所改还是后人附会擅改……那么多模糊暧昧的历史公案,也盖不过古往今来者对三绝碑的推崇。想来“桃源望断无寻处”的绝顶孤独,或许是每个摸索到郴州的旅人的心底共鸣。

因流传最广的《鹊桥仙》,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……秦观在大众想象中怕不是个专情的俊俏白面书生?甚为割裂的真相是,他是个满脸大胡子(晁补之写秦观“高才更难及,淮海一髯秦”)的滥情浪子,生平上百首情爱词作多是有迹可循——甚至被扒出来是写给哪个青楼哪位名花的,却无一首留给发妻。秦观连自嘲都说“谩赢得,青楼薄幸名存”。当然风流多情者众,能总结恋爱经验且笔下生风如秦观者寥寥,这毕竟是令苏东坡盛赞“有屈(原)宋(玉)之才”,让王安石惊艳文章“清新似鲍(照)谢(朓)”的顶级才子。

展开全文

更割裂的还有他的后半生。秦观30岁应举,两遭落第,在苏东坡的鼓励下再考入仕。风光不几年,就赶上熙丰变法和元祐更化,党争冲突中因“苏门四学士”身份屡屡受挫,政坛对手弹劾他的理由就是所谓“不检之罪”,精妙绝伦的风流词章反过来戕害自身。秦观在七年间被贬了五次,名满天下的才子转眼成流放蛮荒的罪臣,开封南下杭州,长沙南下郴州,再越岭南,在雷州半岛的瘴气中苟延残喘。好不容易起复回京,却在北归途中一笑而逝。

上一篇:连下九局!郑钦文首进大满贯16强 将战世界第一

下一篇:日本将规定商家必须给猫狗植入芯片 帮助搜寻走失宠物

网友评论